网球

鬼眼术士 第44章 这家伙是铁公鸡

2019-10-12 23:33: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44章 这家伙是铁公鸡

他又是怎作得到?从那堆石料里拿了那三件都是上品的翡翠?实在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他赚了一千块,人家这三块石料拿出去喊价粗略算了一下,怎说也得二百万之上了,这让他的心如何好受得了。

这时,他哭的心都有了,这又有什么办法了,交易都成功了

,再没反悔的机会。

赌石就是这样了,赌赢就发了财,赌输的倾家荡产,这凭的是眼力。

当然了,这来古玩店里看货的,你当个个都是傻逼了,却不知多少都是鬼精的人,设陷挖坑,所不及。

不过一看这凌痕到不像是那种人了,他买下了三块原石大可走了之后回去再切开来看的,却当众切开来,跟以往的老手的手法一点都不符,所以……

这小子又是什么意思了?

正当大家都在猜测凌痕是如何看出这三块原石有料的时候,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上前说道:“你这料子不错,正合我用,不知这位小兄弟有转让的意思没?”

这人身形稍显微肥,单是看他外形有就土豪的感觉,他一脸诚意,呵呵地笑道。

大家一齐转头向他看来,见是一名陌生的人,却也没多想,凌痕与那店老板交易成功,现在他要转手卖了出去那也是他的自由。

那人一看凌痕犹豫中,立道:“这样吧我出二百万买下这三块原石,你可问问大家我这价钱很公道的,绝没欺负你的意思。”

那老板叹道:“一千块转眼就赚了二百万,这真的白捡钱。”他哭的心都有了,其意认为凌痕一点都不吃亏了,换作是他早就卖了。

吴清仁闻言暗道:妈的!这凌痕真的什么走狗屎运了,来一趟就赚了二百万,我得来多少趟才赚得到了。

凌痕也是喜出望外,当即就答应了。

那人也拿着一部手提电脑打开来,向凌痕要了银行账号就转账过去,他的账号是与号捆绑的,当即就接到了短息通知交易成功,说明钱已账到了他的账上,接着就把那几块石料转交给对方了。

这钱赚得也太轻松了,前脚进店来,后脚就赚到了二百万,如果再赚上几笔,那还了得。

吴清仁不禁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恨不得伸手就把凌痕手中的卡抢了过来,看着他的眼神里都是贪婪之色。

出了店后,他忍不住问道:“我说……你是怎看出那些石头里有翡翠了?”

“我也不知道的呀,只是运气好了而以。”呵呵一笑地说道。

吴清仁如何相信他的话了,不过人家不肯说也是没法子,心里嘿嘿地冷笑了几下。

“既然发了财,一会怎也得请客一下了。”他得不到,怎也要从人家身上捞了点好处过来,不过这心态平衡不下来。

“吴经理,我们出差的一切用不是公司出的吗?”凌痕一点都不傻,如何不知道他的意思了,淡淡的一笑。

吴清仁强笑了一下,道:“这话到是不错,不过你赚到了这么多的钱,请一下客也死人了。”心有不满,暗骂这小子真够小气的了。

“用既然是公司出的,为什么硬要我出的呢?如果吴经理想请我请客的话,等回去了我再请客如何?”这到不是他小气了,这公归公,私归私,不该他出的钱硬叫他出是没道理的。

吴清仁翻着白眼,暗道你小子也太那个了,这不是小气又是什么了,能花得了多少了。

他怎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手上又不是没钱,凌痕不应的话也不好强求,这是很丢人的事的。

他昨晚折腾得太厉害了,俩位妹纸轮番上阵,搞得他现在都有点脚发软,原本是想去吃点补品什么的,见凌痕这样子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只得作罢,自己想去吃吧又不舍得花三个人的钱,看着凌痕越发不顺眼了起来。

不过他明显别有用心地对凌痕道:“明天有个赌石会,到时你会不会出手再赚一笔?”

“吴经理,我只是一时手气好才捡了个漏,你当我是这方面的行家了,能赚到这点钱准备用来养老的,可不敢今天赚到明天就赌输了个精光,那时哭都来不及了。”

吴清仁撅了撅嘴,道:“你这就说笑了,是不是行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当我傻了,那一堆石料就那三块毛料有水,居然就拿你拿走了,这话说了出去谁信了。”他白白的损失了三万块,连毛都没拿到,心中自然是很不舒服的了,况且一个人的运气再怎说,一堆石料里就那块块有料都被随手拿了出来,这话说出白痴都不相信你真有这运气。

凌痕也不好解释什么,只苦笑了一下。

三人沿着古玩街走去,吴清仁又道:“不过到也不是我说你呀,难得出来这一趟,这么好的机会不赚白不赚,况且我们的工作都已完成,现在是自由活动的时候,自己去赚点外块是我们的事,于公事关,你说是不是的呢?”

“我也希望有机会大赚一笔,只是下次有没这么好的运气,我也不知道。”

吴清仁喜道:“只要你有这个心,我们一起来合作怎样?”反正他已定好了公司的货空运回公司,现在是趁便旅游赚外块的时候,公司不会不知道以往他会趁着这样的机会赚外块,不过都是空余时间玩的,公司也不好说些什么,现在就当凌痕真有那么好的手气,要是来玩一次大的,那就爽了。

况且,凌痕现在手头上有二百万的资金,真要拿自己的货也是可以的了。

为了让凌痕心情舒畅,忍痛带他去按摩,不过进了里面一看,那些妹纸都是穿着三点式来出现在眼前,登时就把凌痕给吓住了。

昨晚就让他很是不舒服了,现在再来这么一出,是人都受不了,只得狼狈而逃了。

吴清仁追了出来,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吴经理,还是算了。”他知道自己能看得出那些石头有料,这得归功于自己体内的能量,况且苦海讲过了,这童子之身当前万万破不得,这要破了只怕再也看不到别的什么了,别说是再赚大钱了,只是现在都赚了一笔,不知还有没有得赚了?

吴清仁不悦地说道:“我说……你不会连按摩都没有过吧?”诧异地瞪着他,委实是不太相信这人连这种场合都没进来过,刚才一看他逃跑的样子都觉得可笑。

“吴经理,你不是要我请客吃饭吗?好,我请客就是了。”凌痕被迫奈,又怕他看轻了自己,这男人连这玩意都没过,只怕真是丢人,好友何轩就常常去光顾不少回了,当初他经济危机,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当然是不敢去想别的,现在有钱了却又要因为修炼的事而不能去,还真是够苦逼的了。

他都这么说了,吴清仁也不好勉强,况且吃饭的话还是他提出来的,三人到了一家上了档次的酒店爽了一回,一顿饭就花了一万多块,这主要还是吴清仁拿了瓶茅台,不然也花不了这么多,反正是别人请的客,他当然是要大手大脚了,何况在店里拿了那些没有的料害他损失了三万块,自然是要痛宰凌痕一回了。

当然了,吴清仁能干到这个玉石部门经理这职位上也不是个笨蛋,一而再三的试探凌痕就是想了解他到底什么来头?今天这一出真是给他好好的上了一课了,心里加的想了弄清楚他的身份,公司把他安排这一趟差事,连个说明都没有,心里难会嘀咕了起来,不过对方什么都没说,他也从了解得到。

不过在凌痕的面前他到是不敢作得太出格了,这人要是回到公司一个胡说八道,自己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以他这身份而言,那也是有背景的,怎说他也是公司的股东之一,一般的人如果不是能力上有过人之处,那就是公司的股东,不然休想能谋在这职位上了。

除了这些,他每赚一回,公司有相关的一些人员,那也是得分上一口汤来喝的,不然谁保你在这职位上这么意了。

几下试探后都没试出凌痕的出处,心里是怀疑他是公司派来监督他的了,加上他突然间的露了那么一手又是什么意思了?难不成是故意作给自己看的?

到了晚上,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三人立即租了辆车到了倪杰的店里,一看已有几位客户到了这里,然后几个上了两辆车驰了出去,在倪杰的带领下来到一处大楼前停下,下了车倪杰道:“就是这里了。”

也没多说什么,几人一声不响地入内,来到十五层楼停下,出了电梯后来到一处客房里,进入到内却是一个很不错的套房,里面已是六七人等在里面了,这些都是玉石方面的行家,有过多年这方面的经验,有俩位与吴清仁还是认识的,那是吴清仁曾经到他们店里拿过货,因此认识。

不过有一人凌痕也是认识的,那就是白天从他手里买过那些翡翠的人,他见了凌痕后很是热情,并上前与之打了招呼。

吴清仁那名保镖因身体的原因,却是不能进入到这里,只能是呆在对门的一个客房里了。

成都恒博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专家讲座
成都恒博医院在哪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挂专家号多少钱
成都恒博医院到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