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13岁华裔少女成美国体育新宠小神童未来星路已定

2019-04-15 10:51: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腾讯体育讯 2019年1月,在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举行的全美女子花样滑冰锦标赛上,刘美贤(Alysa Liu)听到比赛结果后喜极而泣——年仅13岁的她成为这项赛事史上最年轻的冠军。同时,她也是为数不多能连续完成两个三周半跳的选手。

夺冠后的几个星期以来,媒体一直狂热地追捧着这位超新星。例如刘美贤与吉米-法伦一同出现在美国强档综艺节目《今夜秀》上,还有关于她迅速突起的文章已经在世界各地发布。虽然刘美贤已受到各方的关注,但她没法参加世界大赛,缘由是她太年轻。1997年国际 滑冰联合会修改规则,要求参加高级别国际赛事的年龄下限为15岁。

那么问题就来了:13岁还太小,不能把一生奉献给体育运动?要成为一名全职运动员,究竟要从什么年纪开始?

童年每天训练5小时

刘美贤的童年一点也不平凡。通常来讲,她要在佩兹基的指点下在奥克兰冰上中心训练4-5个小时。教练佩兹基曾在一封邮件中提及,她每天和刘美贤待在一起的时间很长,“我觉得自己是她的母亲”。刘美贤在10岁的时候就读加州的一个网络学院,这是一个精英运动员使用的一个在线学习项目,这样可以让她灵活地外出参加比赛。

平日,刘美贤在他父亲附近的办公室一边练习一边完成作业。她在回家路上于车里吃晚餐,晚上8点30分上床睡觉。她的父亲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日常生活时间很紧迫,她仍然有很多朋友。作为父亲,他一直努力为她提供正常人的生活。而教练佩兹基则表示,尽管年纪轻轻,刘美贤并没有遭到不一样的对待:“我希望我所有的学生能够在任何阶段都做到最好。”

年少成名也有失败者

现实生活中有无数关于年轻一代杰出人物伤仲永式的警示故事,他们有的离开了体育圈,有的暂别赛场,看似属于他们的时代却没到来。世界体坛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詹妮弗-卡普里亚蒂、比约-博格、桑尼-派克、托德-马里诺维奇。以英国最有天赋的足球小子索尼-派克为例,他被吹捧为“下一个马拉多纳”,但在2016年接受《卫报》采访时他却道出舆论压力是如何影响着他:“17岁,我已经完了。那时我有自杀偏向。”

这些警示故事存在的理由很充分。孩子们有不同的需求。父母可以通过对孩子的控制,引导孩子实现他们的抱负。教练可以滥用他们的权利。对于一个这么年轻的孩子来说,压力是巨大的。但每个警示故事的背后,还是有一些神童逐步步入职业生涯。例如威廉姆斯姐妹 、魔术师约翰逊和勒布朗-詹姆斯。

遗憾的是,没有一个特定的公式可以确定哪个岁数的年轻运动员才能准备好进入职业化。注册心理学家及心理表现顾问约翰-史蒂文森说:“我不认为存在一个固定的年龄。这真的取决于个人。”不过,确切有一些因素可以预测成功或者失败。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美国网坛名宿安德里亚-贾格尔,8岁开始打网球,10岁开始接受采访,14岁正式征战职业网坛,在15年时便打进了美国网球公开赛半决赛。她的最高排名一度上升至世界第二,当时的名将比利-简-金、玛蒂娜-纳芙拉蒂洛娃和克里斯-埃弗特都曾是她的手下败将。

冬季里芝加哥清晨5点,贾格尔就要起床训练:“零下12度,我很乐意做这件事,由于我喜欢训练。”有了这种对运动的热爱,年轻运动员不大容易出现疲倦的情况。专家称,如果动力是源于他们内在,而不是父母,那可能更健康。培养驱动力不意味着干涉。作为家长, 他们应当只为孩子做3件事:开车、照顾他们还有付钱。对担任教练的父母来说,有时候他们的工作就是“放手”。

除培养子女,避免他们疲倦还要注意平衡。虽然成功依赖于长时间的训练,但这不应当使它成为一份“工作”。专家指出,刻意练习(专注于训练和提高技能)和刻意顽耍之间区别在于,两者都对提高技能很重要,但是重要的是,年轻运动员不仅仅是在练习这项运动 ;毕竟,他们的兴趣来自于顽耍。

那个年代,贾格尔曾遇到过清晨1点出场比赛,与成年女性公用更衣室的情况。现年53岁的她回忆道:“就我个人而言,我14岁转入职业网坛就很合适。当时的环境并不适合我。职业女子网球还没有为13岁的新星做好准备。”她指出,如今赛事组织机构做得更好,不过应 该有一个安全系统,包括对接触年轻运动员的成年人进行背景调查。”

伤病是新星绕不开的坎

年轻的职业运动员常常会遭到伤病的困扰。其中一部分是运动的消耗,对一名职业运动员的定义是一年中不少于9个月在参加比赛。如果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肌肉愈合的时间就会减少。(刘美贤屡次接受髋关节手术也就不足为奇了。)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儿科整形外 科医生查尔斯-波普金博士注意到,这个问题在医治年轻运动员受伤时会反复出现。伤愈后,一些孩子会希望回避参加这项运动。波普金说:“还存在一个心理因素需要克服。它与创伤后应激障碍有一些相似之处。”

与其他外科医生及心理学家一起研究后,波普金发现,年轻的运动员膝盖前交叉韧带撕裂,会有“情绪创伤、焦虑、过度兴奋的、躲避运动的症状”。问题在于,对很多孩子来讲,特别是如果他们很早进入职业化,他们的身体就会与他们的从事的运动联系在一起。

就目前而言,刘美贤的赛季结束了。她最近的一次旅途不是为了滑冰,而是为了玩。上周末,她和家人、朋友还有佩兹基一起去了迪士尼乐园。佩兹基说:“这是我们赛季结束后的传统。”当被问及13岁是否太年轻,而不能成为1名优秀的运动员参加比赛时,佩兹基 回应称,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速度进步:“年龄只是一个数字,她不应该因为年龄问题被批评……她向每一个人证明了,她应当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

贾格尔也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他们成功了,你怎样能阻挠?”

临床常用治疗尖锐湿疣的方法有哪些
怎么治疗面部的白癜风
寻常型牛皮癣怎么治疗效果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