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苍茫变 第十九章 痛苦并着快乐的修炼

2019-10-12 18:35: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茫变 第十九章 痛苦并着快乐的修炼

老者在应龙身前随意一站,与自然交感,同天地合一,远远望去在他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仿佛没有任何的违和感。

他,双目微闭,就静静的站在应龙身边,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老者身前,昏死过去的应龙匍匐在大地之上,看上去一动不动,但此刻,它的体内早已是翻江倒海,可并不如外面的这般平静。

在应龙体内,那被魔影控制的谢羽用轩辕剑撕开一层龙皮之后,便进入到了应龙的体内。

而在进入应龙体内后,他先是贪婪的吸了几口血后,便盘坐在应龙体内,开始修炼了起来。

应龙,有五十丈来长,身体自然也很粗,四五丈粗细,所以在谢羽进入它体内后,用自身的灵力将它的肌肉和血液撑开后,并不会觉得里面的空间拥挤。

相反,以谢羽他一米左右的身高,不但不觉得拥挤,反而觉得有点宽敞。

而在谢羽坐下开始修炼时,只见他将手中变异的金红色轩辕剑向上一抛,一引,那变异的轩辕剑便发出微微的金红之光,缓缓的向上悬浮飞起,向着谢羽头顶的方向悬浮飞起。

随后,谢羽盘坐而下,双目轻眯,一动不动的坐着,任凭那轩辕剑悬浮飞至他头顶三尺处时,才忽然睁开双眼,双手猛然结印。

而随着他的双手结印,顿时,应龙的体内血光大盛,只见从轩辕剑剑柄上面的那颗血珠发出万道鲜红的血芒,将应龙的整个身躯照得剔透,晶莹。

这些血光,不是一般红光,乃是一股股至煞之气的呈态,将谢羽罩住,在应龙的体内飞速弥漫而开。

呼……

如同一阵风暴,这些鲜红的至煞之气在应龙体内雾气之状,浓郁之极,是从血珠内涌的,随着血珠发出的万道鲜红的血光,在涌出的瞬间,就充斥满在应龙身体内的各处,并形成一个小风暴,在其体内化身成为一个个可恶的虐夺者,疯狂的吸收起应龙体内的血液,夺取着它的生命精华。

这股风暴,以轩辕剑剑柄上的血珠为中心,通过无数至煞之气的流动,将一股股,一道道金色的血液侵蚀,融合输送尽轩辕剑上的血珠内。

“啊……”

应龙体内,红光中,一声惨叫声响起,这是一声痛苦并着快乐的惨叫。因为那一股股金黄色的龙血,在通过至煞之气的融合侵蚀后,便随那一道道至煞之气的流动,一起回到血珠上,被吸入回血珠内。

不过,这些龙血跟着至煞之气回到血珠后,并不是直接就石沉大海,被血珠吸收掉了,而是在血珠的反哺下,经过吸收,淬炼,从轩辕剑的剑柄上流出,顺着轩辕剑的剑身,经过剑尖流出,在万道血光中,化成一缕缕金色针芒,将魔影控制的谢羽给笼罩住,并且通过他全身不同的各种穴道,刺入他的体内。也是如此,使得被魔影控制的谢羽,因为刺痛而发出一声痛苦并着快乐的惨叫。

痛苦并着快乐?

之所以说,痛苦并着快乐。那是因为随着那一缕缕针芒,不断的从谢羽身体的各处穴道刺入,所产生的刺痛,让他感觉到非常之痛苦。

这种痛苦,是非人一般的痛苦,近乎密集的针芒,不断从谢羽的穴道刺入,那所带来的锥心之痛,令他产生一种自己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分裂,破碎的感觉。而且是,每个瞬间都在破碎的感觉,这使得他感到非常之疼痛

而快乐吗?则是这些针芒,每一缕都是龙血的精华所化,经过血珠吸收后化成无上补药,在不断的分裂着谢羽细胞的同时,也在修复淬炼着他身体里的细胞,令他在感到疼痛的同时,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同时,隐隐的,他还感觉,自己的肉身正以一种开火箭的速度正在加强,突破,变得更强大了。

因此,他有种痛苦也有着快乐的感觉。

当然,这个感觉令他也非常之痛苦也非常之享受。因为他知道,这是一种淬炼,是一种修炼。在这种感觉中,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随每一缕针芒的刺入,他的整个肉身都在发生着巨大的蜕变。他知道,这种蜕变是一种要化茧成蝶的蜕变。

因此,这种修炼虽然每时每刻都在刺痛着全身,但其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可以说是利大于弊,所以魔影控制的谢羽的身体,便在这种痛苦中,咬牙的坚持着修炼。

不过,这种针刺的痛苦修行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针芒是龙血所化,在随着一道道针芒,不断的插进入被魔影控制的谢羽体内之后,谢羽体内累积到龙血也越积越多,很快的就达到一个饱和的程度。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修行就此结束。只听,被魔影控制的谢羽眉头一皱,自语道:“饱和了吗?看来这副身体还真不是一般的差!还得帮他淬炼淬炼。”

而随着话落,只见盘坐在地上的谢雨皮肤中有金光涌动,却是魔影操控着谢羽体内的龙血,开始在他体内游走起来,并不断的运用这些龙血的力量去修复因为针芒入体淬炼而造成损伤的肉体。

而在不断的修复着那些因针芒刺进肉体所带来伤害的同时,这些龙血也在魔影的操作下,逐步的汇到一起,慢慢的凝聚在一起,变成一条小溪,开始朝着谢羽的经脉,向着他体内的神经流过去。

这是,要淬炼经脉和神经。

这道魔影不知是什么级别的存在,但就单凭他一吼就能震碎万里山河,就足以证明他绝非易人。

所以,他的眼光和见识自然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在用龙血淬炼完肉体之后,他便操控着谢羽的身体,让龙血顺着经脉,流进他的神经,再到五脏,六腑,从血脉中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循环,将他体内的五脏六腑,包括神经经脉在内,都通通的淬炼了一遍又一遍。

不过,因为是淬炼,所以随着龙血的一个又一个的循环,谢羽也感到非常痛苦,他双手紧握成拳,额头有汗珠滴落,很痛苦的样子。

但是,这些都是值得的。在血光的照耀下,他双手握拳,身上的经脉暴突,那一米左右高的小身上板上,有无数个毛孔同时张了开来。

这些毛孔都很小,但数量极其惊人,密密麻麻的,几乎遍布了谢羽的全身。而这些毛孔中,里面有大量黑色的物质和鲜血,正不断的被排了出来。

这些黑色物质,和鲜血,是他身体里面所不需要的累赘。

“该死的…替这个小子受罪。”看着身上一身黑色物质,魔影控制着谢羽的身躯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见他青筋暴突的脸型都已经扭曲,还是是忍不住的低骂了一声。

而一声低骂后,旋即只见他强忍住疼痛,猛然的闭上双眼,便是一道乌光从他,谢羽的眉心飞出,在他前面拐个弯,便射向了轩辕剑剑柄上的血珠,对其钻了进去。

而在这道乌光的射出后,一声痛苦的狼嚎,从谢羽的口中猛然发出。

“啊…”

突如其来的痛苦,让谢羽差点晕过去。

突如其来的痛苦?对,此时此刻的谢羽,才是真的谢羽,而刚刚那道离开他眉心的乌光,就是之前控制着谢羽身体的魔影。

此刻,魔影忽然离开谢羽的体内,将谢羽的控制权交还了给谢羽,而猝不及防的谢羽在控制回自己身体的瞬间,还没来得及做反应,就感觉全身一阵剧痛袭来,忍不住的发出一声狼嚎,就地打滚了起来。

不过,在打滚中,他猛然的睁开眼,却是一股信息从脑海里涌出,流过,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这股信息,是是一张张画面,就像电影一样,从他昏迷的那一刻开始,在他昏迷后的之后所有的事,所有的画面都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就如同亲眼所见一眼,画面格外清晰。

“爹,娘。”忍着剧痛,谢羽低吼了一声,因为他从其中有一张画面里,看到了一男一女两道身影,一起出现在一滴血珠里面。

这一男一女,正是他的父母,而在那滴血上,他又感受到了属于他的气息。

“以血为媒,违逆六道,篡书轮回。巫古密术———锁魂。”而在看得这滴血滴后,又一道新的信息浮现,出现在他脑中。

“锁魂,这是什么?”也不知道是因为脑海中突然多出的信息,还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因为龙血的淬炼所带来的疼痛而在打滚中的他,竟然猛然的怔住了,似乎忘记了疼痛一般,竟然在脑后中生起了这样一个疑问。

“小家伙,意志还真强,在这种情况下你都还能思考,真是枉此费老夫刚刚为你所受的皮肉之苦啊!”而就他怔住的这一下,轩辕剑上的血珠内,缓缓的传来这样一道声音。

“啊!是谁?啊……”谢羽一听,先是一惊,谁在说话,而后便是猛然的发出一声哀嚎,因为剧烈的疼痛,正从自己的身上各处传来,让他忍不住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嚎,又在应龙体内打滚了起来。

剧烈的疼痛,谢羽此刻的这种痛,就如表皮下被放满了无数的蚂蚁,无时无刻不在撕咬着他的真皮,而体内的经脉更是如小溪涌进了江河大坝之水,在不断的崩溃,破裂。

“嘿嘿…这才有点像话吗!”而血珠里的人见此,才发出一声调笑声,他似乎认为,谢羽这样子,才是理所当然的。

幸好,因为过分的痛苦而在地上打滚的谢羽没听到这句话,否则一定会起来拼命,这幸灾乐祸的,真不是人。

不过,没理会谢羽有没有听到,只听那声音继续道:“我看你小子意志不错,在给你加点料吧!”

“嗤嗤……”

话落间,便是无数的针芒从血珠沿着轩辕剑剑尖喷涌而出,将谢羽笼罩,从谢羽全身各处刺进,不过这些针芒并没有停留在谢羽体内,而是穿过他的肉体刺出,但每一根针芒都带着一丝血光和黑色杂质飞出。

“啊……”

剧烈的疼痛从身体各处袭来,谢羽忍不住的发出低吼,在地上打滚。

“啊……”

痛,痛,除了痛还是痛。之前,谢羽因为他父母那张画面的出现,一下子被吸引住了所有的心神,故此屏蔽了他对外的感知,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感觉到疼痛。而从血珠里传出来的那道声音,却如惊雷般,将把他猛然的拉回到现实之中,令他陷入了无尽的疼痛之中。

济南白癜风医院白玫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乘车路线
济南白癜风医院梁月英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价格
成都西南脑科医院张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