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诗人雷抒雁今天凌晨去世曾写长诗悼念

2019-12-11 03:25: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抒雁(资料图)

着名诗人雷抒雁14日凌晨1时31分,在北京协和医院去世,享年71岁。当年,他那首悼念的诗歌《小草在歌唱》曾轰动一时。借着诗篇,送别。诗人,走好。“我敢说: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红日,就不会再升起在东方!我敢说,如果罪行得不到清算

,地球,也会失去分量!”

人物简介

雷抒雁,1942年8月18日出生于陕西泾阳。1962年考入西北大学中文系,1967年大学毕业,适逢“文革”,延至1968年离校,在中国人民陆军62师部队农场“接受再教育”,1970年5月加入中国人民,任62师政治部宣传干事。1971年加入中国。1972年调入文艺出版社任。1981年转业至中国工人出版社,先后任、文艺室主任、办公室主任等职。1993年调《诗刊》社任副主编。1995年调鲁迅文学院任常务副院长至2004年退休。

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7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历任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六、七届全委会委员。2012年5月任中国诗歌学会会长,并担任中国作协诗歌专业委员会主任。

先后出版诗集《小草在歌唱》《父母之河》《踏尘而过》《春神》《云雀》《激情编年》等十余部。出版散文随笔集《悬肠草》《秋思》《分香散玉记》《雁过留声》《智者的忧思》等十余部。另有诗论集《写意人生》,《诗经》研究翻译集《还原诗经》。

诗作《小草在歌唱》获1979年至1980年青年作家优秀作品奖。诗集《父母之河》获全国第二届新诗奖。诗集《青春的声音》获1998年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曾获由国际诗人笔会颁发的2010年“中国当代诗魂金奖”

。作品被译为英、法、日、俄、意、韩等多种文字。有作品入选大、中学校教材,并被选进中、高考试卷。

《小草在歌唱》

——悼女员烈士

风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尘土,

把罪恶埋葬!

雨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泪水,

把耻辱洗光!

是的,多少年了,

谁还记得

这里曾是刑场?

行人的脚步,来来往往,

谁还想起,

他们的脚踩在

一个女儿、

一个母亲、

一个为光明献身的战士的心上?

只有小草不会忘记。

因为那殷红的血,

已经渗进土壤;

因为那殷红的血,

已经在花朵里放出清香!

只有小草在歌唱。

在没有星光的夜里,

唱得那样凄凉;

在烈日暴晒的正午,

唱得那样悲壮!

象要砸碎焦石的潮水,

象要冲决堤岸的大江……

正是需要光明的暗夜,

阴风却吹灭了星光;

正是需要呐喊的荒野,

真理的嘴却被封上!

黎明。一声枪响,

在祖国遥远的东方,

溅起一片血红的霞光!

呵,年老的妈妈,

四十多年的心血,

就这样被残暴地泼在地上;

呵,幼小的孩子,

这样小小年纪,

心灵上就刻下了

终生难以愈合的创伤!

我恨我自己,

竟睡得那样死,

象喝过魔鬼的迷魂汤,

让辚辚囚车,

碾过我僵死的心脏!

我是军人,

却不能挺身而出,

象黄继光,

用胸脯筑起一道铜墙!

而让这颗罪恶的子弹,

射穿祖国的希望,

打进人民的胸膛!

我惭愧我自己,

我是员,

却不如小草,

让她的血流进脉管,

日里夜里,不停歌唱……

虽然不是

面对勾子军的大胡子连长,

她却象刘胡兰一样坚强;

虽然不是

在渣滓洞的魔窟,

她却象江竹筠一样悲壮!

这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

社会主义中国特殊的土壤里,

成长起的英雄

——丹娘!

她是夜明珠,

暗夜里,

放射出灿烂的光芒;

死,消灭不了她,

她是太阳,

离开了地平线,

却闪耀在天上!

我们有八亿人民,

我们有三千万党员,

七尺汉子,

伟岸得象松林一样,

可是,当风暴袭来的时候,

却是她,冲在前边,

挺起柔嫩的肩膀,

肩起民族大厦的栋梁!

我曾满足于——

月初,把党费准时交到小组长的手上;

我曾满足于——

党日,在小组会上滔滔不绝地汇报思想!

我曾苦恼,

我曾惆怅,

专制下,吓破过胆子,

风暴里,迷失过方向!

如丝如缕的小草哟,

你在骄傲地歌唱,

感谢你用鞭子

抽在我的心上,

让我清醒,

让我清醒,

昏睡的生活,

比死更可悲,

愚昧的日子,

比猪更肮脏!

就这样——

黎明。一声枪响,

她倒下去了,

倒在生她养她的祖国大地上。

她的琴吧?

那把她奏出过欢乐,

奏出过爱情的琴呢?

莫非就比成了绝响?

她的笔呢?

那支写过檄文,

写过诗歌的笔呢?

战士,不能没有刀枪

我敢说:她不想死!

她有母亲:风烛残年,

受不了这多悲伤!

她有孩子:花蕾刚绽,

怎能落上寒霜!

她是战士,

敌人如此猖狂,

怎能把眼合上!

我敢说:她没有想到会死。

不是有宪法么?

,有明文规定的保障;

不是有么,

员应多想一想。

就象小溪流出山涧,

就象种子钻出地面,

发现真理,坚持真理,

本来就该这样!

可是,她却被枪杀了,

倒在生她养她的母亲身旁……

法律呵,

怎么变得这样苍白,

苍白得象废纸一方;

正义呵,

怎么变得这样软弱,

软弱得无处伸张!

只有小草变得坚强,

托着她的身躯

托着她的枪伤,

把白的,红的花朵,

插在她的胸前,

日里夜里,风中雨中,

为她歌唱……

这些人面豺狼,

愚蠢而又疯狂!

他们以为镇压,

就会使宝座稳当;

他们以为屠杀,

就能扑灭反抗!

岂不知烈士的血是火种,

插出去,

能够燃起四野火光!

我敢说:

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

红日,

就不会再升起在东方!

我敢说,

如果罪行得不到清算,

地球,

也会失去分量!

残暴,注定了灭亡,

注定了“四人帮”的下场!

你看

,从草地上走过来的是谁

油黑的短发,

披着霞光;

大大的眼睛,

象星星一样明亮;

甜甜的笑,

谁看见都会永生印在心上!

母亲呵,你的女儿回来了,

她是水,钢刀砍不伤;

孩子呵,你的妈妈回来了,

她是光,黑暗难遮挡!

死亡,不属于她,

千秋万代,

人们都会把她当作榜样!

去拥抱她吧,

她是大地女儿,

太阳,

给了她光芒;

山岗,

给了她紧强;

花草,

给了她芳香!

跟她在一起,

就会看到希望和力量……

六月七日夜不成寐

六月八日急就于曙光中

(原标题:诗人雷抒雁去世)

(:SN010)

武汉全飞秒激光手术价格
汕头治疗妇科病哪里医院好
新疆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的好
合肥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